毒菊十六郎

美少女至上主义者

[鱼葱]伽椰子的葬礼

 

 

Scene1.

“作为团队的首领和一行人的最年长者,我没能对您的女儿尽应有的保护责任,委实——十分抱歉……”

伽椰子被找到的第二天,青音海斗着正装前往弥生宅邸拜访她的母亲。

“我看了那孩子的日记。”夫人突然说。

海斗绷直了脊骨:这是初次见面二十分钟以来这位身着和服的女性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好在两位仆人此刻适时地端着红茶和点心从大堂南侧走来,他得以不用焦灼于要不要回望这位夫人注视他的眼神了——他选择喝茶。

“我知道她自小学以来一直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出于尊重我不曾动过任何窥探的念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契机去阅读了她的文字,”弥生夫人拿起了手边小几上的一本本子,大概是她口中伽椰子的日记,“虽然很难以启齿,但是小女的这些种种、痛苦,您和您的朋友们应该比我更加了解。没有尽到责任的是我,我作为母亲是完全失职的。我完全没有资格接受您的道歉。”

“……”

“我对于她长期以来对您团队的、艺术的喜爱,甚或说是痴迷,毫不知情。她非常尊敬您,将您当做兄长甚至是父亲。也非常热爱您的每一位朋友,您们给小女带来了‘有生以来的真正快乐和感动’,虽然我还不能十分深入体会她的感受,但我先代她由衷感谢您们。”

“……伽椰子是个内心极为纤细柔软的孩子,她非常爱您,感激您的尽心教育,只是一直希望能和您更亲近一些。”

“是这样吗?身为母亲惭愧不已。如果您稍后没有要紧事的话,可以麻烦和我说说您们和小女的故事吗?”

“……”

“就说说第一次见面好了,如果您还有印象的话。”

“当然。伽椰子是通过未来和我们认识的,去年春季在涩谷的一场演出,初音未来,”他通过她的神情确认她熟识他说的这个人才继续下去,“和我们的键盘手是青梅竹马的,伽椰子大概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天她带了大盒的红玫瑰和一套定制的大红色礼服来——都是送给琉歌的,我想您看了日记应该也了解了,与其说她是痴迷于我们,不如说她是痴迷于琉歌。”

弥生夫人抚摸着日记的封面。

“琉歌也很喜欢和照顾伽椰子。她在那天安可曲的时候请了伽椰子上台合唱……提议旅行带上伽椰子的也是琉歌。”

这时一位穿燕尾服的颀长执事快步走来:“夫人,柴田社长来访。”

海斗迟疑了一下:“我就不多打搅了。”

“请稍等,我拜托您带来的东西,您带来了吗?”

他从包里拿出涩谷那场演出的CD。

“那么这位名叫琉歌的小姐,后天也会来参加葬礼吗?”

“必然。”

“万分感谢。如此小女也会感到幸福吧。”

 

 

 

Scene2.

巡音琉歌迟到了,她溜进教堂的时候,神父正说到:“下面我们请伽椰子小姐生前最好的朋友初音未来小姐发言。”

然后她看到坐在第一排、弥生夫人右手边的小姑娘站了起来。她今天穿着黑色的小礼服,两根马尾用黑色缎带绑了蝴蝶结。

“在国道上飞驰时,伽椰子将手伸出车窗,对我说,‘未来,我想飞’。这句话她常对我说,因此我想兴许她的最后一刻并非惊恐而是享受的。在山庄上的第一晚,我们围绕着篝火唱歌,火光明灭中的伽椰子生机勃勃,她的嗓音极为甜美。第二天早上我做了早餐,烤了华夫饼,伽椰子吃了半颗西柚和一大碗冰激凌,说着,吃多了就胖了,就不好看了,所以不能多吃。午后我们就去玩捉迷藏,伽椰子最喜欢玩游戏了,她有的时候和铃真像。她一定是玩得很累了才会失足——这是她的特质,马拉松一定会跑完,攀岩不到身体失去知觉不会主动停止,总是要到精疲力竭才罢休。”

所有人都面色肃穆庄严得听着她的发言。棺椁前的少女面容平静,语气极为安详。没有打任何稿子,仿佛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可她是如此的真诚,庄重,没有人能质疑她对死者的爱和尊敬。

“最终精疲力竭的伽椰子得到了暴风雨的翅膀,”她说,“愿我们都抱着祝福的态度为她祈祷,摆脱了一切束缚的她如今一定也在自由翱翔。”

琉歌听见了一片抽气声,从此被分散了注意力,没有再注意听未来讲话。她右手支颐,翘起二郎腿,和大家保持视线一致,然后开始放空。

这两个蝴蝶结绑的太难看了。

嗯,圆头皮鞋,她很适合圆头皮鞋。

她小手臂太单薄了,仿佛一折就要断,一定要多吃一点才行。

于是琉歌回忆起那天早上未来做的华夫饼,按照她的口味浇上的三倍黄油蜂蜜和炼奶,十分满足。她觉得吃了这些未来就会丰润一些,当即掏出手机,给未来发短信。

“完事了以后我们去吃华夫饼吧。”

发送出去的时候未来刚好走下台,重新落座。

很快她的手机响了。非常响亮的电话铃声。打断了神父的祷告,所有人都错愕得回过头看着她。

琉歌咳嗽了一声,站起来,飞快得穿过一排双腿,大步走出教堂。

门关上的一瞬间铃声停了,桌面显示了未来的未接来电。随后她收到一条短信。

“好:)”

 

 

 

Scene3.

“神父,我要忏悔。我有罪。

“我欺骗了我爱的人。我骗她我有夜盲症,其实我没有。在玩捉迷藏的时候,她不得不紧紧地拉着我的手防止我再摔倒。其实我看得很清楚。我看的到她的笑容和她纤长的五指。”

“孩子,你如果愿意真诚地告诉她,我想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但这只是一件小事。重要的是那天夜里。我走进她的卧室,她刚刚洗完澡,一丝不挂得坐在床边,头发滴着水。她有一头很漂亮的粉红色长发。她微笑得看着我。一个闪电照亮了房间,她正微笑地注视着我。于是我开始脱衣服,我的连衣裙和内衣都被暴雨浇得湿透了,还有头发,我的头发不比她的干。我走到她床边跪下来,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我感到她纤长有力的五指插入了我的头发之中。

“我闻到了腐败的玫瑰香和雨季的霉味。您知道,玫瑰只有烂的时候才会香。我摩挲着她的腰,她的皮肤冰凉凉的。然后我的头顺从她的牵引,朝她的身体里伸出了舌头。”

她顿了一下,一阵古怪的沉默笼罩着告解间。

“然而在最为美好的这一刻,我脑子里却倏地闪过了伽椰子的尖叫声。这真是,太煞风景了,我当时就为自己的不解风情而震颤,至今都不能介怀。”

“孩子……”

“我伸出手那一刻她发出的惊声尖叫,就像魔咒时不时在我耳边回响。我希望主能赐给我战胜和摆脱心魔的力量。”说罢初音未来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

“谢谢您听我告解。现在我要去吃华夫饼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毒菊十六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