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菊十六郎

美少女至上主义者

[原创/女a男o]酒精(1)

#生贺。预祝我的朋友 @此去以光年 陈小姐9.3生日快乐


01. 

西柯里运河畔寒风凛冽。早餐时间,露希广场行人寥寥,没人看到东南角的钟楼顶上的古怪画面。

栏杆边的地上趴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黑色卫衣,脸藏在风帽里,纹丝不动,若不是那一绺随风微动的黑色卷发,她真的宛若一尊石雕。她身下铺着一张上好的厚重驼色羊毛毯;左手边,摆着一只四四方方的手提箱,虽然边角破损严重但精致考究;右手边,高脚杯中的紫红色饮品散发香甜,脚边摆着她的一对高跟皮靴,垃圾袋里放着各种零嘴的垃圾袋和空的葡萄汽水易拉罐。

她正从重狙的瞄准镜里越过狭窄的运河注视对面咖啡馆二楼的花园阳台。

再看她边上那个男人。他穿黑色风衣,戴墨镜,正稳坐在栏杆上,塞着耳机。钟楼五十米高,是这座小镇最高的建筑物,男人此时俨然是全镇制高点。只见熹微晨光中,男人两腿在空中随音乐晃荡几下,悠然得翘起二郎腿来。

他手边靠着个长得吓人的高尔夫球包。

现在必然已经有人了悟他们是谁、来自哪里、要做什么。在他们成名之前,江湖曾有言杀手最忌讳醒目、忌讳招摇、忌讳特征明显,这些忌讳他们天天犯,但还是混得很好,出师必捷无往不利,迅速成为业界当红的传奇新星。

著名杀手组合“Alcohol”。

用枪的那个女人,代号克里斯廷纳德苏尔弥忒拉本名陈天然,大家一般叫她C女士。传闻她的目标在被解决以前,如若真心诚意得好奇“来者何人?”,那她就会大发慈悲得以本名相告。这是已知得到她本名的唯一途径。陈天然凭其过硬的容色条件和极富侵略性的危险气质,早早成为了业界各色男男女女尤其女女的梦中情人。他们每天都在为无法得知她的本名所苦。

边上的那个男人,脸是难得一见的标致面孔,嘴角带笑眉眼含情,光是五官就能蛊惑人心;身材更是世间罕见的标致身材,高挑健硕,颀长劲瘦,是多少少女做梦都不敢勾勒的绝妙美男子。但他总一副风流纨绔漫不经心的情态,你动作他不看,你说话他不听,相处两分钟就难免心生疲乏。他本名叫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陈天然叫他“陈大丑”,是以人称“陈先生”或者“酒精陈”。没人晓得陈大丑是陈天然小时候养的流浪狗的名字。很多年前的某个冬日,陈大丑午后去世,她父亲傍晚将他捡回来。她便觉得是冥冥中有神秘力量,大丑的灵魂附在这少年身上回来找她,就把这个名字赐予他了。

如此这般种种传奇和谜题加身的Alcohol,此刻正在如上所述,执行任务。这又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日子,陈天然趴在她价值连城的毛毯上瞄准目标,陈大丑坐在她边上刷微博。

突然,陈天然抬起头,举杯一口干掉葡萄汽水。陈大丑扶了一下墨镜,翻身从栏杆上下来,提起球包和垃圾袋。运河对面的咖啡馆里人声大噪,大家惊慌失措,高呼救命,胆大的狂奔到楼下报警,胆小的缩在餐桌下发抖。陈天然把枪、高脚杯、目标照片依次回收,不紧不慢地套上靴子,先左脚后右脚,然后起身,将毯子一丝不苟地叠好,放进箱子里,整理衣服。二十秒后,背着高尔夫球包的男人和提着老旧手工皮箱的女人,步履沉稳悄无声息得走出钟楼。他们横穿清晨的露希广场,惊起一群漫步的白鸽。

 

他们住在离广场两条街道的小旅馆里。

男人一丝不挂得走出浴室,拿起手机便俯倒在床上,阳光给他的身躯刷上一层蜜。陈天然大步迈到窗前,十米外的河对岸都是低矮民居。她猛地拉紧窗帘,陈大丑闻声回头瞥了她一眼,室内顷刻昏暗,只有壁炉里发出微弱火光。他索性翻过身,仰躺着,一脸促狭的笑容。

房中游走起一丝微弱的酒精味道。

陈天然面无表情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

“睡觉。”她硬梆梆地道。

男人也掀开被子。

酒精味变得很浓郁很猛烈。

男人越挤越近,滚烫的大手隔着睡衣覆上她的大腿。陈天然仰躺着,一动不动,任凭这具肌理鲜明的身体从右边靠了上来,她的手臂抵上他的胸口。男人蹭了一下,又蹭一下,用她冰凉的手肘一下一下得拨弄那一点。随后他健壮的、修长的双腿盘上来,头埋进她的颈窝里,来回磨蹭。柔软的额发弄得她奇痒无比。

“你硬了。”他说。

“哦。”

男人张嘴,轻轻啃咬起她的锁骨来,唇齿间漏出细碎的喘息。呼吸沉重鼻息燠热,他扬头叼住她的耳垂。

“陈老师,标记我。”沙哑浑浊得几乎听不清楚说的什么。

“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冷冰冰的手枪口抵上他的小腹。

男人啧了一声,大呼没劲。大力翻身面向另一侧。没一会儿又翻回来,抱住了她的胳膊,咯咯咯得低声笑,“陈老师,要是醒来就是世界末日,你跟不跟我做爱?”

她打了个呵欠:“醒来就要工作。”

陈大丑右腿压着她的腿,右手压着她的胸,没几分钟就传来匀称安稳的呼吸声。



-tbc-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7)
©毒菊十六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