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菊十六郎

美少女至上主义者

[原创/女a男o]酒精(1)

#生贺。预祝我的朋友 @此去以光年 陈小姐9.3生日快乐


01. 

西柯里运河畔寒风凛冽。早餐时间,露希广场行人寥寥,没人看到东南角的钟楼顶上的古怪画面。

栏杆边的地上趴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黑色卫衣,脸藏在风帽里,纹丝不动,若不是那一绺随风微动的黑色卷发,她真的宛若一尊石雕。她身下铺着一张上好的厚重驼色羊毛毯;左手边,摆着一只四四方方的手提箱,虽然边角破损严重但精致考究;右手边,高脚杯中的紫红色饮品散发香甜,脚边摆着她的一对高跟皮靴,垃圾袋里放着各种零嘴的垃圾袋和空的葡萄汽水易拉罐。

她正从重狙的瞄准镜里越过狭窄的运河注视对面咖啡馆二楼的花...

[灯刀]一日小记

[一]

时值盛夏。是日午后,源博雅神色张皇得冲进位于土御门大路的晴明宅邸,烈日高悬,酷热难当,院中各样花草异样茂密,枝杈繁乱,深浅浓淡七七八八得闹到墙外去了。蝉鸣钻耳,惹得他更加烦闷,心头几乎窜起无名火,愈发心急如焚。夺路而入,闯入后庭,只见安倍晴明正悠然仰躺于凉荫之下,头枕一位清丽少女的膝盖。

“大事不好了!”他朝着那位着白色狩衣的男子,远远地就大喊出声。

长廊内那人张嘴啄走少女指间水灵灵的葡萄肉,眼珠在微阖的眼睑下微微转动。

源博雅大步上来,捞过地上的酒壶,仰头咕咚咚一顿牛饮,也顾不及擦擦嘴,便没头没脑得破口而出。

“你知道妖刀姬吗?”


[二...

[灯刀/现paro]情人

1.

刀不是刀,但她明白自己很锋利。过分明白,时不时在忧虑朝她凑上来的都会血肉模糊。所以与人相处须小心翼翼地端着,思前想后,很困难但耐不住寂寞。她是个身不由己的孤僻者。

灯不是灯,她只亮自己不亮旁人,一心一意得侍奉自己。似笑非笑一双眼睛,从来只看乐意看的人,只赏乐意赏的戏剧。这杆行灯深深浸泡在红尘里而独立,四处找乐子好消磨永日。


2.

在那些颠鸾倒凤、耳鬓厮磨的清晨、晌午、黄昏、午夜,她玩她的黑瀑,用手指;玩她的耳朵,用唇舌。刀正在少女的年纪里,胸脯那么挺立,尖儿头裸露微颤,小腹不可思议的紧实,大腿又长又直又白;她是乳是酪...

一切人对他人的评价都令我深恶痛绝

再好听再理直气壮也是闲言碎语

我就随便脑一下

[灯刀]大姐头征服了小战神后我寮该何去何从

#摸鱼个微博投稿体

#投喂 @千河是妖兽 


平安京奥黛丽赫本好。

投稿《大姐头征服了小战神后我寮该何去何从》。

如若翻牌务必厚码。要命。


说心里话,我不到忍无可忍是不会来投稿的,毕竟我是一个沉稳持重的男子,已经习惯了打掉牙齿和血吞。我关注主页多年,每天茶余饭后以围观各位同行老爷们的灾祸为乐,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戏剧性的,荒唐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寮里。毕竟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阴阳师,平安京一名安分守己的手艺工作者,每天接点封印灯笼鬼的小活聊以糊口。我从业十年,勤勤恳恳,每日奋斗在除...

[银志]关于两颗后槽牙

#坂田银时×宫野志保

# 投喂@千河是妖兽(...... 


1.

一个月前坂田银时右下后槽牙的疼痛逐渐变得不可忽视,终于发展到让他废寝忘食的地步。他盯着那颗黑漆漆的中空的大牙看了很久,听见宫野志保推门进来也无动于衷,宛如一尊雕像——突然他嗷得一声扔了镜子,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嘴里不断冒出粗鄙之语。

滚到累得不行了,他翻身坐起来面朝玄关,绝望地说:“可恶,不能不拔了。”

宫野志保嗤笑道:“你也可以等到剩下的三十一颗都黑了再一起拔,省事。”

“其实有一定道理,”他捂着脸用舌头摸索着舔了一下口腔左侧,“这颗也差不多...

朔间零非常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拥有足以倾倒众生的魅力,只要站着不动,就可以轻易吸引从六岁到六十岁的女性驻足观赏。善良的朔间零心情不错的时候就会主动像对方搭话:“呵呵呵,看吾辈看呆了吗?”“吾辈可不是白给人看的,对了,那就买一瓶番茄汁来作为报酬吧。”

这天中午,他又没有抢到饭,垂头丧气得走到庭院,远远看见有两位穿着一年级制服的新学妹迎面而来。他倒退两步,侧身对着花丛把外套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一通抚平,然后捻起一朵无名小花轻嗅,模样十分陶醉。

他保持这个姿势站了半分钟,其间多次想换一朵稍有香味的花来闻。

“朔间学长好!”“学长好。”

“哦呀。”

就是这句。

人留级就是为了听这句话。...

16/10/24 花间无赖 樽前流氓 提笼遛鸟 瞎鸡巴扯淡

这种艺术流派叫做地痞式自嗨派 自娱自乐 自我满足 无责自不需旁贷 没心没肺 无情无义。他们有着千差万别的纯粹娱乐性生活方式 贯彻无用 有条不紊。他们承认或不承认自己被称为地痞 他们自觉或未自觉自己在自嗨 他们前意识或潜意识的人生信条是娱乐至死 他们的口号是:
——做人嘛 最重要的是开心!

此时我迫切得渴望一把刀 但是我没有。我后悔剪掉指甲 后悔不带刀片。我用牙齿覆盖了自己的静脉 然后闻到了祖马龙的牡丹味。

16/8/23我一无所有

只能给你一个充满情欲的眼神

16/5/29

下体流出温热黄油的女子和不断分泌炼奶的男子。

16/5/28

“你还没脱 我就硬了”

16/5/20说到夏天就是橘色口红&Aurora是降温神器

好想啃黄瓜。
还想大声唱歌。
想把脸埋进冰水混合物。
想剃光头。

黄瓜蘸黑胡椒酱蛮好吃的。

[鱼葱]伽椰子的葬礼

Scene1.

“作为团队的首领和一行人的最年长者,我没能对您的女儿尽应有的保护责任,委实——十分抱歉……”

伽椰子被找到的第二天,青音海斗着正装前往弥生宅邸拜访她的母亲。

“我看了那孩子的日记。”夫人突然说。

海斗绷直了脊骨:这是初次见面二十分钟以来这位身着和服的女性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好在两位仆人此刻适时地端着红茶和点心从大堂南侧走来,他得以不用焦灼于要不要回望这位夫人注视他的眼神了——他选择喝茶。

“我知道她自小学以来一直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出于尊重我不曾动过任何窥探的念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契机去阅读了她的文字,”弥生夫人拿起了手边小几上的一本本...

我喜欢

炙热浓郁的堆积的经血、金鹰地下五层电梯潮湿发霉的风、床头柜上腐坏凋谢的白玫瑰 的味道。

妈妈别为我哭泣

迷恋/神经质/独占/嗑药感/original/不计代价/黑色幽默/巧合就是世界真他妈小/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我们

©毒菊十六郎 | Powered by LOFTER